美团再次迎来市值飙升的高光时刻。

近日,美团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及半年度业绩。根据财报显示,第二季度美团营收为247亿元,高于市场预期的233.86亿元,同比增长8.9%;公司实现经营溢利21.7亿元,同比增长95.5%;经调整净利为27.2亿元,同比增长82%。

旅游直播的火热始于2月底疫情最为严重的时候,彼时整个酒店行业遭受巨大打击,急需通过预售这一形式帮助其回笼资金。

此外,除了内部两大难关难渡以外,外部劲敌的联合追击也让美团外卖不敢掉以轻心。

尽管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但到店及酒旅业务却仍以最小的营收占比为整个公司提供了最多的利润,成为美团三大主要业务中当之无愧的“现金牛”。

随着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美团的外卖业务已逐渐回温,但其到店及酒旅却至今尚未从疫情的打击中缓过劲来。

为了抢占外卖市场份额,美团于2015年开始自建配送队伍。在经营模式由轻转重的过程中,其付给外卖骑手的成本也随之上升。

对以低星酒店切入市场的美团来说,要想尽快实现其酒店业务的复苏,抢占利润空间更高的高星酒店资源成为了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毕竟,高星就代表着高客单价,而高客单价又代表着高佣金。

从财报来看,尽管美团的外卖业务有所回暖,但其在攻克以上两大难关方面似乎进展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第一季度,尽管到店及酒旅业务遭受的打击最大——营收下滑超三成,利润下滑近六成,但其却是美团的三大业务中唯一带来盈利的业务。

此外,飞猪的入局让高星酒店市场的争夺战更加白热化。

4月中旬,广东省33家餐饮协会联名发文声讨美团外卖,称其收取过高佣金,新商家提成高达26%,超过企业承受极限;且该平台涉及霸王条款,强硬要求商家同意“独家合作”等苛刻条款,涉及不正当竞争。

财报指出,二季度美团各项开支总额为239亿元,其中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100亿元,占总开支的40%以上。同时,不可小觑的是,这一成本几乎占了美团外卖营收的七成、佣金收入的八成。

7月28日,美团推出了新型酒店预售产品“超级团购”——以低至5折的价格就能住上五星级酒店,但这并不是美团第一次试水高星酒店。

到店及酒旅业务亟待复苏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扶贫办一级巡视员 陈雷:全区308.9万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全部脱贫,3666个贫困村全部退出,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新疆的绝对贫困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

两年过去,由于和阿里生态的协同效应释放,饿了么也迎来了快速增长的机会。

为了让贫困户吃上“产业饭”,云南省已累计拿出500多亿元财政扶贫资金,用于发展竹笋、茶叶、水果等特色扶贫产业,基本覆盖有产业发展条件的贫困人口。

云南省扶贫办副主任 施榆兵:全省现行标准下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全面脱贫,8502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全省88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国务院扶贫办考核评估司评估处处长 延欣: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要持之以恒,要确保到2020年底前,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其次,携程的龙头地位难以撼动。

“佣金门”的热度尚未褪去,居高不下的配送成本也成为了美团外卖的一大“顽疾”。

通过巨额补贴吸引用户到店,抢占携程在高星酒店领域的市场份额,与飞猪在中低端市场争夺年轻用户,美团的到店及酒旅业务的复原之路还有多远?

在当日举办的“2020第二届中国智慧渔业发展论坛”,汇聚众多行业人士共话渔业未来。与会专家认为,通过渔博会及同期系列活动的举办,希望我国现代渔业高质量发展进程中,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补齐发展短板,提升渔业生产和管理水平,进行精细化、智能化、网络化控制,实现高效发展;突破资源和生态环境对渔业的约束,实现绿色发展;为渔业转型升级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强劲动力。

在酒旅业务方面,美团也频频发力,不仅推出了“安心住”和“安心出游”计划,还试图通过增进与高星酒店的合作以实现酒店业务的增长。

如此高昂的配送成本,与美团外卖自建配送队伍的重资产模式直接相关。

云南省镇雄县碗厂镇官房村村民 李明田:现在(种)竹子能够挣一万多块钱(每年),(收入)还是翻了好几倍

一直以来,国内外各大外卖平台普遍面临着行业内的两大难题:过度依赖佣金收入造成盈利模式过于单一,以及自建配送队伍导致配送成本居高不下。

对于如何解决这一难题,王兴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除了持续优化订单分配算法之外,过去的几年公司还一直在研究自动配送,希望借此提升配送效率来降低配送成本。但同时他也承认,“这并不是近期会发生的事情,还需要时间”。

早在2019年4月,美团发布 “酒店+X”的项目,希望通过帮助高星酒店提升店内餐饮、婚宴等非住宿产品的数字化、线上化水平,来实现二者的业务捆绑。

7月29日,携程发布《2020携程BOSS直播大数据报告》,亮出了疫情期间的成绩单:4个多月以来,携程在40余场直播中累计GMV超11亿元,为千余家高星酒店带货超百万间夜。

美团外卖的另一项营收来源——针对商家的在线营销服务,似乎可以看作是其新的营收增长点。

展会期间的重要活动有多场,包括巡馆、第二届智慧渔业发展论坛、“十三五”全国智慧渔业优秀典型案例发布、新产品新技术发布、一对一贸易洽谈、专场推介等。为有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本届渔博会首次采取线上订单线下配送方式。

但通过财报也不难发现,在这份亮眼成绩的背后,美团的餐饮外卖、到店酒旅以及新业务这三大主营业务也分别在各自的领域面临着不同程度的瓶颈、困难和挑战,而其掌舵人王兴要如何掌握好这三驾马车的前进方向并使之合力达到最大,也是美团这次高光背后不可忽视的隐忧。

渔博会现场展示的渔业科技 赵强 摄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5月下旬发布了第一季度财报后,美团才刚刚跨过了千亿美元市值的这道门槛。也就是说,距离其扭亏为盈并实现市值翻番,美团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为此,美团在全国60余座城市落地了“安心消费节”这一概念,并与当地政府合作给消费者发放电子优惠券,希望借助刺激消费这一方式带动其到店业务的增长。

截至8月24日,美团的股价一度上涨10.28%至270港元,其总市值也正式突破2000亿美元大关(1.56万亿港元),一跃成为港股第四大市值公司,仅次于阿里、腾讯和工商银行之后。

在美团发布财报的前一天,阿里巴巴集团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饿了么注册商家数量同比增长达30%,仅支付宝为饿了么餐饮外卖就带来了45%的新增消费者。同期,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收入71.01亿元,同比增长15%,高于美团8.9%的增速。

截至11月14号,我国已有河北、山西、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河南、湖南、海南、重庆、西藏、陕西、青海、湖北、江西、安徽、云南、新疆等17个省区市的贫困县实现了全部脱贫摘帽。

渔博会现场 赵强 摄

数据显示,4至6月,美团外卖的在线营销业务收入为18亿元,同比增长62.2%。但财报中同时也指出,这一板块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外卖业务恢复期间商户对线上流量的需求不断增加所导致,这一趋势在日后能否构成常态还不一定。

但美团发力高星酒店的这一系列操作,却动了OTA巨头携程的“奶酪”。作为在线旅游行业多年的老大哥,携程手里一直牢牢把握着市场上50%以上的高星酒店资源,美团想要“抢食”这一市场并不容易。

携程之所以能取得如此亮眼的成绩,与其在高星酒店市场掌握绝对的话语权分不开关系。多年以来,各大高星酒店与携程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相互成就、互相依赖的亲密关系,以低价酒店起家的美团将很难打破这一局面。

面对多方指责,尽管美团官方亲自出面澄清,表示“真实数字远低于传言”,但各大商家的联合“讨伐”已经让美团外卖佣金收入这一单一盈利模式的弊端显露无疑。

本届渔博会以“创新驱动、科技引领、绿色发展”为主题,由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指导,中国渔业协会主办。(完)

未来,如果美团仍强行提高佣金费率,势必会招致商户反感并激化与他们的矛盾;而如果维持当前费率,则不难想象美团外卖佣金收入触及天花板的那天将不会很远。

总体来看,得益于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和消费市场的逐渐回暖,美团在营收及净利润等方面的数据都要比上一季度好看很多。凭借这份超过市场预期的亮眼成绩,美团在金融市场也获得了相应的反馈。

“渔博会在合肥举办,为安徽省渔业加快转型升级、跨越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也给安徽渔业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展示成果的平台。”杨增权说,此次渔博会中的安徽渔业展区,展览面积约6000平方米,18个特装展位,安徽省16个地市的150多家单位参与,安徽展区主题鲜明,特色明显。

精准帮扶,促进贫困人口就业,是新疆脱贫攻坚的主要做法。在新疆阿克陶县巴仁乡的这家电子科技公司车间,来自附近村的工人们正在赶制一批月底发往内地的订单。去年,巴仁乡投资2100多万元建成扶贫片区工厂,通过引进纺织服装、电子产品组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让更多村民能就近就地稳定就业。

2017年8月,饿了么以总共8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百度外卖;一年后,其又被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收至麾下;仅仅过了两个月,饿了么即与口碑合并,以此共同对抗行业老大美团外卖。

根据财报数据,第二季度美团的到店及酒旅业务收入为45亿元,同比下滑13.4%;该业务实现经营溢利19亿元,同比下降12%。此外,这一时期平台上消费的国内酒店间夜量为7800万,同比下滑17%。

财报显示,美团第二季度餐饮外卖营收为145亿元,同比增长13.2%;其中佣金收入为127亿元,占外卖总收入的88%。通过对比美团2018年和2019年的年报数据可以计算出,其外卖收入的佣金占比在前两年分别高达94%和87%。

新疆阿克陶县萨依巴格村村民 加娜克孜:现在我每个月有1800的工资,党和政府的好政策下,我们的就业梦想实现了。

不仅如此,这两年飞猪还一直盯着美团的中低端酒店市场,主打年轻牌、科技化,与同样主攻年轻用户的美团在酒旅业务上正面交锋。

安徽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一级巡视员杨增权介绍,本届渔博会在渔业装备、智慧渔业、养殖投入品、现代水产制品等方面,将集中展示一批现代装备设施、现代化的智慧养殖监测系统、安全水产养殖投入品、精深加工水产品等最新科技成果。

外卖业务瓶颈难以突破

首先,美团入局已经太晚。

如今,随着整个市场逐步回暖,预售产品的热度也有逐渐减弱的趋势。不少酒店从业者表示,正在减少预售产品的数量,并逐步提升预售产品的价格。而整整晚了5个月才宣布入局的美团,已经基本上错过了这一风口。

虽然这一占比稍呈下降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佣金收入仍然美团外卖营收的主要来源。而这种以抽取商家订单提成的盈利模式却极易引发平台与商户之间的矛盾,也一度让美团陷入风口浪尖。

不难看出,尽管其在外卖市场坐拥大半江山,但迫于内忧外患的压力,美团外卖的王者之路却并不好走。

培育壮大特色优势产业,是云南脱贫攻坚的重要途径。镇雄县曾是云南贫困人口最多的深度贫困县,这里山地面积多,很适合种竹子,但过去由于技术、管理等跟不上,始终没形成气候。镇雄县转换思路,从选择竹苗到技术管护再到加工销售,形成了一整套科学的产业发展方案。

由此可见,加快到店及酒旅业务的复苏成了美团盈利能力得以提升的关键。

退一步来讲,尽管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在本季度实现了快速增长,但其终究只占外卖总收入的12%,而指望其赶超佣金收入成为美团外卖业务的主要营收来源也很不现实。

今年618期间,全国百城千家酒店BOSS组团上飞猪直播,高星酒店市场又多了一位不速之客。而对实力原本就相对薄弱的美团来说,随着飞猪的搅局,其在高星酒店争夺战中的胜算又少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