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言情文:裴静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烧裴家也要将你逼出来!

4、一切机缘来自片场「教父」的破格提拔。

5.《半生缘:少帅的前妻》作者:不知春将老

其实很明显地,这时他的内心对《教父》的想像,已经很明显与电影公司想要拍部廉价的刺激动作黑帮片赚钱的想法彻底天南地北。

这点当然会反映在选角上,而科波拉的作法很简单,他按照心中严父慈兄的家庭形象去找演员,而把派拉蒙影业希望找到酷帅偶像或是动作派男星的期望抛到脑后。当时《教父》的执行制作罗伯特·埃文斯在听了柯波拉的计划之后,不敢相信这家伙竟然开始胡搞瞎搞起来:

一阵汽车喇叭声将静云的思绪拉回,她略略低头看着,原来张书言早已在车上了。静云主动坐在倒座上。张书言直道:“还是不必客气了,还请裴家姆妈正面坐罢。”裴尚贤也不好推辞,只得拉着静云与裴鸿坐于一排上,书言则坐在裴鸿对面。裴鸿笑道:“张大哥,大概在汽车上坐倒座,今天你还是头一回吧?”

这不会是一部描写组织犯罪的暴力电影而已,它是一个有关美国梦、资本主义、亲情与疏离的家庭史诗:而为此,他需要找到一个家庭来演出这部电影,而不是一帮为非作歹的歹徒。

这对《教父》里的情侣,决定将他们之间的化学反应也带到真实人生来:而这是阿尔·帕西诺与黛安·基顿聚聚离离、藕断丝连的恋爱伊始…

他已经决定让阿尔·帕西诺演出那位还有着大学生模样的年轻退伍军人,便不可能接受其他比帕西诺有名数倍的票房巨星。而电影公司自然只能把气发在他选择的这些年轻演员身上,帕西诺自然是众矢之的。

精彩内容:梁母的话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她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不敢出去看,眼看着那些山贼在他们家的门口停了下来,全身战栗的更加厉害。梁有芝微微探起身子向外看去,大门口聚集着十几匹骏马。“妈,那些山贼直接来了咱们家!”梁有芝悄声道。

简介:民国言情文,两人注定的相遇,缘分根生,两人成了名义上的夫妻。朝夕相处,日渐生情,却因着一场早已潜伏的阴谋而分道扬镳。他说:“裴静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烧裴家也要将你逼出来!”她说:“书言,放我走,我们便两不相欠了。”

简介:民国言情文,晏九九只想经营她的小生意,乱世中求得一方净土。就算这十里洋场暗流涌动;名门贵胄叱咤风云,怎么算那都轮不到她这一个小小的草根女粉墨登场。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她晏九九不但成了“宝藏”,而且……还有那个凭空出现的大表哥!根本就是只不择手段设计她老狐狸!而景施琅只觉他放养了这么久的爱宠终要收心好好圈养着。

「《教父》里的麦克,永远是我演过最困难的角色。」

2、弗朗西斯·科波拉说,其实他一开始没想要拍《教父》的。

科波拉也许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导演之一,而正如其他能够跨越时空藩篱、感动全球人类的伟大导演一般,他行事异于常人,充满独断又专制的作风,而这种作风在《教父》里展露无遗。

这位一站出来外型就像极教父的大块头导演,在片场里就是一位活生生的教父,连电影公司都不准对他的决定置喙。是的,科波拉展现霸道导演的极限:他甚至连派拉蒙影业都不甩。

如果你以为专制霸道的导演,只是那些不把演员当人看、把他们当作家畜一般虐待欺凌的导演,那么科波拉并不是这种导演。

但是帕西诺也无路可退,他不可能放弃这个千金难得的机会,即便电影公司三天两头到片场抓他的小辫子,他也要死命地像西西里岛章鱼一般攀住这部电影。

他让他们飞来洛杉矶的美国西洋镜制片公司,秘密进行试镜。科波拉的太太拿了一个碗,放在他们的头上,把露出来的头发都剪掉;这三位演员还搞不太懂自己是来干嘛的,导演太太也只给他们每人一个牛肉三明治当午餐。而科波拉也没多讲什么,就自己拿着16 厘米的摄影机,要他们天南地北自我发挥──这就是科波拉的试镜了。

而这点对角色的深层分析,并无法打动派拉蒙影业想尽办法把帕西诺踢出去的心意。而除了大老板不满意之外,其他演员也不认识帕西诺,这让他备感孤立──但这与帕西诺的成长背景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不同。

但他没有资格没兴趣,他在旧金山的制片公司美国西洋镜,还欠了华纳影业高达60万美金的金额,资金缺口摊在眼前,导演老板怎么还有资格挑案子?

科波拉就是这么胆大包天,宛如意大利黑手党一般,在电影公司眼皮下编织自己的40年代纽约黑暗历史。他都能越级搞定大老板、急忙拉拢编剧成为自己人,在正式选角时当然更加肆无忌惮:他连选择帕西诺、罗伯特·杜瓦尔与詹姆斯·凯恩这件事,都没跟派拉蒙影业照会过。

1、「麦克」是阿尔·帕西诺演艺生涯最难的角色。

民国言情文:为了复仇,她委身于整个上海最危险的男人,却失了心

还记得吗?科波拉不喜欢剧本,那么他当然要自己来改剧本。他立刻拉拢剧本与原著的原作者,让他可以重写一版新剧本。

因为这是他第一部主流电影,这还是一部星光熠熠的电影──天王巨星马龙·白兰度压阵演出,这宛若天上掉下来的绝佳机会几乎砸昏了他。但他永远都记得一件事:

简介:民国言情文,林萧作为二十一世纪乖乖女,虽说算不上十项全能吧,但是父母从小教导的琴棋书画还是通了一点点的,但是她只是去超市替妈妈买点东西而已啊!怎么就穿越到了1937年了呢?还绑定了一个专门坑宿主的系统!为了不被抹杀并把等级升到100级好回家,林萧只能忍着害怕做着一个又一个的任务!咦!这位帅哥!你跟着我做什么?

精彩内容:晏九九没想到沈敏瑜也中了招,这下她更加不会怀疑她了。也再没有人阻止她到医院里去。景泰商贸迎来了第二辆急救车,这下围观的人更多了,晏九九虽然焦灼,可心情哪里在这些看热闹的人身上,待医护人员将昏迷不醒的沈敏瑜抬上了车,她也一股脑钻了进去,却回头朝着门外尾随的阿辰神色紧急。

“怎么会直接来了咱们家,咱们家有什么是值得山贼抢的东西啊!”梁母用发颤的声音呢喃。“是啊!”梁有琴道:“家徒四壁,值得山贼来抢吗?”同样的疑问也出现在梁父的脑海之中。他现在正和陈淑梅躲在马车后面,他又从仓房里找了一些弓箭,但不多,能用上的也不知道有几支。

美国西洋镜的股东们纷纷好说歹说地要求科波拉接受──鼓吹最大力的便是乔治·卢卡斯 ,他也是美国西洋镜的股东之一。

察言观色、脑筋动快一点、永远不要特立独行,纽约布朗克斯区的残酷街头生存之道,其实在巨星云集的片场也很适用。但是帕西诺在这里还是幸运一点,至少导演弗朗西斯·柯波拉,无条件地支持他。

「上啊,弗朗西斯,」卢卡斯一直在独立制片界打转找钱找工作,他不敢相信像《教父》这种天下掉下来的案子,还有人想拒绝,「我们公司真的很需要钱,你就拍拍看嘛,反正你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3、要做就认真做,打造心目中的纽约黑帮史诗。

没想到──又是一个没想到──普佐竟然同意让这个毛头小子来改他的心血杰作。事实上,科波拉与普佐这两个意裔美籍的家伙,只能用「一拍即合」来形容,这段新友谊让新剧本进展顺利,《教父》从一部描写意大利黑帮无法无天的黑帮写实剧,渐渐变成科波拉心目中的纽约黑帮史诗。

杨老板一撒手,立时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的喊叫起来,“大家都听听都听听,他藤二爷有本事得很啊,连巡捕房的人都收买了!我干女儿就这么白白受伤害受委屈了!天理何在、王法何在啊,世道不公,世道不公啊。”燕松听到周围此起彼伏,有不少为杨老板抱不平的声音。这要是一人朝他喷一口唾沫,他没被淹死,也得被自己给磕酸死!

这位导演与电影公司在制作《教父》的过程中,宛如冷战时期的两大强权,双方偷拐抢骗,无所不用其极。很难想像科波拉敢跟电影公司对着干的狗胆从何而来:他只有31岁,连部商业卖座电影的成绩都没有,他甚至还破产了。

小编今天为大家推荐的书籍就是这些了,有没有解决你们最近在犯书荒的问题呢?喜欢小编的小伙伴动动手手,点点关注,小编一直会为你们带来一些优质的文章,如果你们有非常好的小说,欢迎评论区分享,互相学习。

这彻底打消了科波拉的念头,不过,电影公司倒觉得科波拉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他既年轻又没成绩,想必开出的执导价位不会太高。便宜行事的心态,让派拉蒙影业决定让他放手一搏…可惜科波拉对内容没兴趣,他很快地推掉了这个到手的计划。

这一切当然跟钱无关,这是一位拥有眼界的伟大导演与好莱坞体制的冲撞。科波拉看得太远、想得太快太多,他等不及电影公司批准或反对他的做法──他特别无法忍受电影公司反对他。

“萧萧姐,你快上来”冬菇将众人刚搓好的绳子给林萧放了下来。林萧试了试结实度,先顺着绳子爬了上去。“下面是个废掉的坑,挺深的,而且坑下面扑的还是青砖。”林萧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简短的汇报了一下。

过了这么多年,《教父》仍然是许多人认为影史最伟大的电影,围绕在《教父》身上的故事是讲不完的,甚至帕西诺自己也记不清楚。

精彩内容:燕松继续说:“杨老板,您的心情呢,我表示非常理解。您私自带人来,就算在这儿查到了什么,将来也做不了呈堂证供的,别人还以为您弄虚作假呢!”燕松这明显是在护短,杨老板心里不服气。即便他的身份地位不如藤二爷,他好歹也是个百货公司的大老板。今个儿他就算把节操摔在这儿了,也得给自己争口气回来!

往期精彩书单如下,点击下方链接即可阅读:

简介:民国言情文,梅清觉得上天对自己太狠,本来光明一片的人生却因为一点好奇心,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民国时期。一个年纪轻轻就自杀的女子,她要如何去重新谱写她的人生。老公不爱他,心有所属,小三层出不穷,接二连三……幸好,上天对她这苦逼的人生还有所眷顾,给了她一个做得一手美味佳肴的金手指。看她开饭馆,建酒楼,斗小三,收男人,创造一个开了挂的新人生。

京味高干文:亲爱的,别人五行缺金木水火土,而你五行缺我

「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黑道中人,我想他的魅力在于身上的谜样气质。」

可是帕西诺并非以饰演黑帮老大的思维来演出麦克:

穿越文:江山可毁,天下可灭,唯独你,本王绝不放手!

但是科波拉却有本事说服派拉蒙影业主席查理布鲁多恩,选择让他成为《教父》的导演。而这位新导演立刻忙不更迭地找上了《教父》的编剧马里奥·普佐 (Mario Puzo)──普佐亲自把自己的黑帮小说改编成剧本。

麦克·柯里昂是柯里昂家族的小儿子,他不情愿地回到意大利黑帮家族之中,但最终却继承了他父亲维托老大(Don Vito) 的事业,成为了新一代的黑帮教父。

当日后电影公司要求这些演员都得参加派拉蒙正式的试镜时──有专业的梳化师与摄影棚──科波拉还嘲讽他们花这么多钱有多么无谓。

精彩内容:深坑中,整个视线都是黑的,根本看不见周围的情况,但是林萧摸着脚边的泥土,总觉得材质有些奇怪。上面的泥土还算干燥,松散,可是下面的泥地摸上去却硬邦邦的,还透着丝凉。从系统包裹里取了个手电出来,刚刚的感受并不是林萧的错觉,泥土下面是用青砖铺成地面,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在上面铺了些泥土。

被股东兼朋友催促的科波拉,虽然不喜欢这个故事,还是想办法找出他喜欢的主题:他到了图书馆寻找有关黑帮家族的书籍,而终于找到了《教父》里更深层的故事核心。

派拉蒙影业与所有《教父》的监制们,恨透了科波拉这种游击队式的试镜。这些根本非正式的试镜,几乎等于只是让科波拉确认他心中已经很笃定的选择。他根本无意让其他人讨论他的决定是不是正确,自然也不在意这种随便的试镜是不是太武断。

“阿辰,总裁一会儿马上会议结束,你告诉他我随着去看看,且让他稍安勿躁,只管安心处理他手头的事物!”说着飞快的低头看了一眼腕表,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医护人员迅速的关上门,喧闹和拥挤瞬间被隔绝在外。晏九九长舒了一口气。

而帕西诺就在这个老大哥日夜监视、共戏演员也不太认识他、他还不能让器用他的导演失望的高压环境下,想办法演活麦克身上的神秘气质。还好,《教父》现场还有一件让他心情舒缓的事:那就是与黛安·基顿对戏。

《教父》会拍成真的是奇迹,这部电影制片过程从头到尾处处灾难,甚至连科波拉一开始都对其兴趣缺缺:他才打开剧本,看到第50页,马上就来了一场绘声绘影的大胆爱情戏。

简介:民国言情文,她只想做一名安安静静的美少女。事实上她却很忙——要养成天然属性的哥哥,还要铲除各路牛鬼蛇神;要发家致富走康庄大道,还要洗去女汉子的污名……向来游刃有余的她,在感情的道路上,却朝着她无法预料的路线狂奔而去。

「他是白痴吗?」埃文斯不可置信地对其他人抱怨。

精彩内容:外面的空气里早充满了雨后的湿润味道,静云扶着母亲,立在剧院门口的石栏旁边。抬头望去,她看见那片昏黄的路灯忽明忽暗地闪烁着,路阶好似也跟着晦暗了起来。台阶上那十几盆海棠,香气却比先前寡淡了许多,像一阵湿雾似的,一下子飘散的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