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7月16日电 (记者 邢翀)瑞士当地时间15日,国际奥委会召开执委会会议,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将尽全力按计划在明年举行东京奥运会,原定于2022年举行的达喀尔青奥会将推迟至2026年举行。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东京奥运会被迫推迟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此前国际奥委会方面曾表示,如果仍然无法在明年举办的话,东京奥运会则不得不取消。

因此我们的底线很清楚:中美不仅彼此需要、彼此依存,而且如果没有这两大引擎的拉动,全球经济都将面临巨大危险。

“我们仍在和东京方面共同努力,全力以赴希望按计划在明年7月至8月举办东京奥运会。”巴赫说,按计划如期举行的前提是保证所有参与者的健康和安全。

巴赫说,2022达喀尔青奥会推迟4年是东京奥运会延期带来的连锁反应,这可以让国际奥委会、各国家和地区奥委会以及各国际体育单项协会组织有更多的时间来安排原本已受影响的体育赛事,也有利于缓解新冠肺炎疫情给各组织带来的财务困难。

巴赫还表示,不希望看到空场比赛的奥运会,目前还在积极寻找相应的解决方案,既能保证所有人的健康安全,又能体现奥林匹克精神,比如将继续与世界卫生组织紧密合作,并根据世卫组织的建议为安全地举办东京奥运会准备多套方案。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各国采取的封控措施已将世界推向了前所未有的衰退之中;再加上中美经贸冲突加剧,依赖中美“双引擎”的全球经济“列车”时刻面临“脱轨”危险。由于美国和中国经济的供应链与世界上大多数其他主要经济体都交织在一起,因此中美冲突的影响绝不仅限于中美两国,而是对更广泛的全球经济复苏前景构成了重大风险。

通过双边“脱钩”,将中国拒之门外,无助于缩小美国贸易逆差的总体规模,只会造成美国与其它贸易伙伴的逆差重新分配。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逆差对象可能是成本更高的国家,这无异于对美国企业、工人和家庭多收了一重税。

巴赫坦言,达喀尔青奥会的推迟可能会让青年运动员感到失望,国际奥委会将与各大国际体育单项协会组织、各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合作,通过举办一些洲际青年赛事来弥补他们的遗憾。

IMF最新研究发现,从1993年至2013年,全球贸易规模扩大了5倍,在这一爆炸性增长的背后,全球价值链扩张的贡献率高达73%。此外,世界贸易组织 (WTO) 发布的《2019年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指出,自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大幅增长,主要原因在于许多其他发达国家(尤其是日本,以及韩国等新兴工业经济体)将生产线转移至中国。

另外,国际奥委会当天还公布,自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国际奥委会对各国家和地区奥委会以及国际体育单项协会组织的援助金额已经达到1亿美元。(完)

也有人说:中国也可以减少对美国的依赖,更多地靠国内动力来拉动经济增长。

然而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如今,全球经济一体化程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高。尽管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世界贸易增长长期放缓,但贸易仍占全球GDP的28%左右。贸易与全球商业结构的联系越紧密,就越难以通过破坏性的全球“脱钩”来解开这些联系。

在当天的执委会会议上,另一大焦点是原定于2022年10月至11月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举行的第四届夏季青奥会将推迟至2026年举行。达喀尔青奥会是奥林匹克旗下的综合性赛事首次在非洲大陆举行。

“如果达喀尔青奥会按计划在2022年举办,那么从明年起三年内将有五届奥林匹克赛事连续举行(东京奥运会、2022北京冬奥会、2022达喀尔青奥会、2024江原道冬青奥会以及2024巴黎奥运会),这对于国际奥委会、各国家和地区奥委会以及各单项协会来说是非常大的压力。”巴赫说。

这两种观点都触及了所谓“脱钩论”的核心,以及推动产业“回流”的“经济民族主义”力量——即将生产线从国外迁移回国内。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40年中,中美这两大全球增长引擎的推力大小出现了重大变化: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对全球GDP增长的贡献率是中国的两倍多;而在2009年至2019年的后金融危机时期,中国的贡献是美国的4倍多。

有人说:这很简单,让世界经济摆脱对中国的依赖,转而向其他国家寻求供应不就行了吗?

事实上,如果没有中国,2009-2019年全球GDP平均增长率将仅有2.1%,低于全球经济衰退临界值2.5%。换句话说,尽管中国经济增长近年来一直在放缓,但在金融危机后的复苏进程中,中国经济依然足够强劲,有力避免了世界再次陷入衰退。

过去40年,美国和中国为全球经济提供的支撑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两国共同为世界GDP增长贡献了32%;而在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在2009年至2019年间,这一贡献率上升至45%。

对于美中这两大主要经济体而言,冲突只会伤及自身。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美国财政状况恶化、国内储蓄缺口扩大,这使其在未来几年更容易出现巨额贸易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