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因连续16天未在app中进行考勤签到,被公司以“违反公司考勤制度”为由解除劳动合同。不过,该员工对此不服并诉诸法院,最终法院判决,公司向该员工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赔偿金49340.43元。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了这起劳动争议民事判决书。

企业在微信群通知APP签到,员工16天未签到被开除

为了企业降低运营成本,《通知》指出,民办幼儿园和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承租国有(含集体)资产类经营用房的,减免2020年上半年一个季度的租金。海南省鼓励各市县引导非国有企业和个人业主为承租用于线下实体经营的民办幼儿园、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减免租金或允许延期、分期缴租。

2019年9月16日,呼图壁县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要求公司向赵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25119元。不过,该公司不服该裁决,并向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撤销之诉。昌吉州法院后裁定撤销呼图壁县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的相关裁决。

最终,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公司向二审法院请求,依法撤销一审法院有关判决,改判公司无需支付赔偿金49340.43元。

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现任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此前曾任国会众议院和参议员,并于2011年至2018年任堪萨斯州州长。在2008年美国大选中,布朗巴克曾参与了共和党党内的提名竞争。

呼图壁县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公司向赵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赔偿金49340.43元,并向赵某给付拖欠的2018年6月份工资3163元。除此之外,驳回了赵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赵某后向呼图壁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赵某表示,他提交的证据显示,公司发布的消息未写入公司的考勤管理制度。赵某以“公司没有任何正当理由辞退原告,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关系”为由,要求公司向其给付工资收入标准双倍经济赔偿金96748.38元(10749.82元×4.5月×2倍),同时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其给付拖欠的6月份工资12830元。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赵某提供的微信记录、销售记录,公司提供的工资表等证据显示与公司辩解内容明显不符,故依现有证据不能认定被上诉人赵某的行为属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情形。

布朗巴克对中国内政的干涉由来已久。据新华社2004年的报道,时任国会参议员的布朗巴克就曾邀请香港立法会的民主党议员李柱铭等赴美到听证会“作证”,还在媒体上发文,试图将香港问题“国际化”。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呼图壁县人民法院公布的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赵某于2014年4月3日进入被告公司参加工作,从事销售岗位,工作时间灵活,工资按照销量提成。公司于2018年7月1日因赵某违反公司考勤制度为由解除劳动合同。

随后,被告公司不服,向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公司认为,已提交的培训会议签到表证明上诉人对各项规章制度组织培训学习;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法定代表人杨晨在工作群中公告新考勤签到形式,被上诉人回复收到,表明被上诉人是知悉公司该规章制度和具体考勤打卡形式。被上诉人于2014年入职公司,其对规章制度知悉要求远高于其他员工。

过往的事件显示,这四人屡屡炒作反华议题,在新疆、香港等中国内政问题上妄加污蔑,多次被我国外交部发言人点名批评。值得一提的是,这四人均为共和党人。

呼图壁县人民法院认为,赵某与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双方权利义务均受法律保护。被告公司主张赵某未按照规定记录考勤,根据公司提供的微信记录和考勤记录,赵某辩解内容明显与事实不符,公司主张已向劳动者告知公司规定,但未能提供劳动者知悉公司该规章制度证据。法院认为,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劳动者不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被告应当支付赔偿金。

从左至右:卢比奥、克鲁兹、史密斯(资料图)

法院:公司不能提供员工知悉该项规定的证据,判赔4.9万元

在2018年出任美国国务院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之后,布朗巴克又屡次以“宗教自由”为名攻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月回应布朗巴克有关言论时表示,美方有关人士不止一次信口雌黄,以宗教自由为名造谣中伤,妄图破坏中国民族和睦,干涉中国内政,我们对此坚决反对。赵立坚还表示,我想奉劝这位所谓负责“宗教自由”事务的大使,多一些对事实的了解,多一些对他人的尊重,停止利用宗教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被告公司则辩称,2008年5月10日公司在微信群发布在App签到制度,如没有签到按旷工处理,当时原告在微信群里收到发布。2018年6月24日,原告连续旷工14天(公司后向法庭提交的手机App签到汇总表则证实原告自6月1日至14日签到14天,缺勤16天),严重违反公司考勤管理制度,根据公司相关规定,通知原告予以开除,故被告开除原告符合公司规章制度,因此被告没有义务给付赔偿金。原告上班15天,工资3750元,而不是12830元,另外,根据劳动争议案件的程序,原告在劳动仲裁时未申请发放6月份工资,但诉讼请求增加了6月份工资,不符合法律规定。

被告公司以上述理由,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